Leon 关于 Leica、Leica 的追随者、Leica 的模仿者们的玩赏记录 I

我的挚友、合作伙伴乔纳森·乔斯达 Ying 先生有一个习惯,凡是起意一件新事,首先第一步就是买域名。我略同,我总是习惯性地先去画个新 logo/头图/KV。

想聊聊手上这些 M卡口的、L39螺口机器的想法其实已经有一小段时间,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就在于头图今天才草草画好。这次还是用的 SVG,所以也就直接在 Adobe Illustrator 里用渐变工具做了渲染。效果嘛,大概只能达到当年用 Photoshop 时 70% 的亚子吧,SVG 格式显示复杂渐变时好像过渡部分还是存在细节丢失。

说回正题吧。

我以前是一个完全对 Leica 不感冒的摄影爱好者。虽然一直都觉得他们的产品设计很漂亮,可相机圈子里漂亮的也不止 Leica 一家。便宜便携素质优秀的一样有一大把,譬如 Olympus,譬如 Pentax,这也都是秉持着紧凑且工艺优秀的典范。所以那时 Leica 在我看来就是品牌溢价达到了奢侈品水准的「情怀」商品。

可是冥冥之中仿佛就是有一条触手,将我这个可口可乐的拥趸引向地球上的另一家著名可乐标公司。期间,我还尝试挣扎过两次。

第一次忍不住就是想玩玩 M 口旁轴相机时,我说服自己买了一直都很喜欢的 美能达 Minolta CLE。

左边👈这台是 CLE,右边则是同样传奇且与 Leica 也有联系的 XD11

选择 CLE 当然是因为看中它 M卡口最小巧机身 + 自动测光并具备光圈先决曝光,当时是因为它与它的前身美能达与 Leica 的「庶生子」CL 干掉了「嫡生子」M5的传奇,但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心中自己在跟自己闹别扭:此时的我,依然不想与那些自认为是只会追逐品牌的暴发户们「同流合污」,现在想来,真是有点别扭的可笑。

就这么又了一年。在某次东京旅行时,我见到了放在中野 Fujia 二楼角落橱窗里的 Epson R- D1s。

当时,我并不清楚这台机身背后隐藏的几家顶尖日本企业联合起来意图颠覆 Leica 的豪情壮志,只需光凭着看到机顶那个来自精工的指针仪表盘,就足以将我征服。乖乖掏钱,得到了我人生中第一台 M卡口的旁轴数码相机。

就像上面提到的, R- D1s 是一台比 Leica 自家都要早发布的数码化的 M口旁轴相机。1:1 的取景器保证了黄斑对焦的舒适与精确;神来之笔一般的过片把手,在保留了胶片相机神韵的同时,手动过片激发快门极大的提升了电池的使用寿命。然后,略有遗憾的是,碍于发布时间的关系,这只是一台 600万像素的 APS-C 画幅的相机。而且,它只支持 2G 以下的 SD 卡。但,当你克服了或者无视了这两点,真的用它接上镜头,拨下拨杆,按下快门,得到了基于 Sony 的 CCD 和 Epson 调校的色彩的相片后,一定会意味深长的嘴角微微扬起的吧。

第一篇就这么起个头吧,未完待续。

つづく

One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https://share.getcloudapp.com/L1upJv8j